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原文,翻译,赏析_拼音版_作者柳永 
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

作者:柳永 朝代:宋朝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原文
玉肌琼艳新妆饰。好壮观歌席,潘妃宝钏,阿娇金屋,应也消得。
属和新词多俊格。敢共我勍敌。恨少年、枉费疏狂,不早与伊相识。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拼音解读
yù jī qióng yàn xīn zhuāng shì 。hǎo zhuàng guān gē xí ,pān fēi bǎo chuàn ,ā jiāo jīn wū ,yīng yě xiāo dé 。
shǔ hé xīn cí duō jun4 gé 。gǎn gòng wǒ qíng dí 。hèn shǎo nián 、wǎng fèi shū kuáng ,bú zǎo yǔ yī xiàng shí 。

※提示:拼音为程序生成,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。

相关翻译
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译文及注释

译文 在一次酒席上遇到一位皮肤白皙相貌艳丽的歌妓,她的装扮新颖独特,来看她的人很多,就像东昏侯对待潘玉儿那样经常给这位女子服饰、金舛、手镯,像汉武帝对待阿娇那样作一座金屋让这位歌妓住,这位歌妓消受得起。 要求这位歌妓所作的新词有俊美之格调,这位歌妓很有才情,在填词方面和我不相上下。过去的放荡不羁的名声用错地方,只有这位女子才值得,恨不得与她早点相识。 注释 春郎,词牌名,调见《花草粹编》柳永词,因《乐章集》不载,故宫调无考。 琼艳:白皙而艳丽。琼,本指美玉,诗词中常以形容女子细腻的皮肤。 “潘妃”三句:潘妃为南齐东昏侯妃,名玉儿.以骄奢名干时。阿娇金屋,阿娇即汉武帝陈皇后。消得:抵得,配得上。 俊格:格调清俊高雅。 “勍”jìng通“竞”,争竟。 疏狂:这里是张扬、炫耀之意。…详情

相关赏析
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赏析

上片写歌妓的美艳照人。起句“玉肌琼艳新妆饰”直接从正面描写她肌肤白嫩娇美,光洁如玉,而又装扮一新。“好壮观歌席”,是说每当她出现在酒宴歌席之上,人们都会觉得眼前一亮,酒宴歌席也会因她的到来而增色不少。这句从侧面写她的美。把“好壮观歌席”口语化,宜于观听,朗朗上口。以下,词人全用虚笔,以“潘妃宝钏,阿娇金屋,应也消得”,极赞她的美丽和高贵。 下片写这位歌妓格调俊雅。在柳永的笔下,这位歌妓不但容貌姣好,气质高贵,而且颇有才情。她“属和新词多俊格”,竟能与别人以诗词相唱和,且作品格调高迈过人,“敢共我勍敌”。要知道,词人向来以“平生自负,风流才俊”(《传花枝》)自诩,作诗填词能与他一争高下,这位歌妓的才情可以想见。所以词作最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:“恨少年、枉费疏狂,不早与伊相识!” 这首小词妙处亦在结末:疏狂少年敢与我这个老浪子竞争,恐怕他们还嫩了点,谁叫他们不早与你结识呢 ! 这话是对那“玉肌琼艳”说的,事实上也是对疏狂少年的不屑,活脱脱一个过了中年.痴心不改,以风流浪子自许的词客形象。宋代的歌妓地位卑微,受到严格管束,常受折磨,柳永此词虽以歌妓为描写对象,但绝无丝毫淫靡的情调,柳永笔下的歌妓也绝无一点风尘气。他把歌妓当作平常人对待,他所欣赏的不仅仅是歌妓的体态和容貌,而更多的是她的才华和品格。…详情

作者介绍

柳永 柳永 柳永(987?─1055后)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永,字耆卿。排行第七,人称「柳」,祖籍河东(今山西永济),徙居崇安(今福建)。祖父柳崇,以儒学名,父柳宜,曾仕南唐,为监察御史,入宋后授沂州费县令,官终工部侍郎。永少时流连于汴京,在秦楼楚馆中恣情游宴。后曾西游成都、京兆,遍历荆湖、吴越。景祐元年(1034)登进士第,历任睦州团练推官、馀杭令、定海晓峰盐场…详情

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原文,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翻译,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赏析,惜春郎·玉肌琼艳新妆饰阅读答案,出自柳永的作品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综合至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阅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不承担法律责任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s://www.yueshiwen.com/shi/62558.html

诗词类别

柳永的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